压缩成本实现扭亏 今年“摘帽”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

发布时间: 2019-08-13 18:08:51 来源: 财联社 栏目: 财经新闻 点击: 289

原标题:压缩成本实现扭亏民资“呵护”下的西藏旅游[股评]能否破局财联社(北京,记者金祎)讯,今年4月“摘帽”的西藏旅游(...

原标题:压缩成本实现扭亏 民资“呵护”下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

财联社(北京,记者 金祎)讯,今年4月“摘帽”的西藏旅游(600749.SH),提交了上半年的成绩单。

8月12日晚间,西藏旅游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财报显示,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997.74万元,同比增长6.47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3.41万元,而上年同期为-1590.21万元。

业内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,西藏旅游在新奥集团入主后,呈现出与此前不同的经营风格,但从目前情况来看,仍是通过压缩成本来保障利润,这与其拥有的独特的自然资源地位并不相符。

控成本成扭亏关键

作为西藏唯一一家旅游板块上市企业,西藏旅游旗下景区坐拥雅鲁藏布大峡谷景区、苯日神山(尼洋河风光带)景区、巴松措景区等优质资源,但其业绩表现却一直不佳。

与上年同期相比,该公司此次扭亏幅度不小,但从财务数据来看,其营收仅增6.47%,控制营业成本成为重要扭亏措施,即西藏旅游的折旧摊销成本减少,以及其它降本增效的措施,使营业成本同比下降了23.18%。

西藏旅游董秘办相关工作人员也对财联社记者表示,成本控制主要得益于公司旗下酒店资产的出售。

据了解,在2018年新奥集团准备全盘收购西藏旅游的节点上,公司旗下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将西藏旅游出售的5家四星级酒店购回,作价6.49亿元。出售完成后,酒店折旧成本从营业成本中剔除,这对西藏旅游扭亏为盈产生较大贡献。

上述董秘办人士对记者透露,酒店人力成本高企也是此前营业成本较高的原因之一,剥离酒店资产使西藏旅游持续受益。

但事情并非如此简单。财联社记者在该公司半年报中发现,西藏旅游扭亏背后还离不开政府补贴。其中,在2019年第二季度,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涨727.88%至3666.5万元,是因为报告期内收到2018年“冬游西藏”政策产生的票务补贴,且该项票务补贴并未列入非经常性损益项目。

对于该项补贴的具体金额,西藏旅游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,而未列入政府补助项目是因为票务补贴来源于公司参与“冬游西藏”活动,主要为免门票措施,“根据政府规定,会在这个活动结束之后核算,然后给予相应的票务补贴。”

但上述董秘办人士向财联社记者坦承,该项资金对西藏旅游上半年扭亏非常重要,至于今后是否还会继续收到该项补助,则不能确定。

事实上,西藏旅游上年同期也曾参与该项活动,但受传统淡季影响,活动创收对其一季度扭亏贡献并不大。

上半年销售费用大增

“西藏旅游能够扭亏为盈,与新奥集团入主后带来大量资金有关。”景鉴智库分析师周鸣岐对财联社记者表示。

而负责西藏旅游销售端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肯定了这一说法,其指出,在西藏旅游常年徘徊在退市边缘的背景下,以新奥集团为代表的大股东为西藏旅游持续输血,并采取了更加积极的销售政策。

财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西藏旅游销售费用增长104.36%至884.36万元,而董秘办工作人员声称这一数据在2019年下半年仍会持续增长。

“销售费用增长可以看出西藏旅游采取更加积极的经营策略,但销售费用超过100%的增长并未带来营收高速增长,这也说明其对资源的开发仍有待提高。”周鸣岐认为。

出于缓解销售费用增长带来的压力等原因,西藏旅游还曾于5月份向中国光大银行拉萨分行贷款约7000万元人民币。同时,公司财报还披露,西藏旅游仍持有国风文化向公司提供的财务资助至少6500万元,且借款期限截至2019年9月30日。

可以看出,西藏旅游在今年初成功“摘帽”后,财务状况仍然不乐观。新奥集团相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表示,西藏旅游在保壳的一年里非常艰难,不断缩减管理费用、财务费用。而业内人士也向记者指出,该公司的亏损压力仍然存在,其传统旺季仅为三季度,以此类推,其四季度财务数据仍将承压。

至于大股东新奥集团,旅游行业专家张金山对财联社记者分析称,在燃气市场发展多年的新奥集团,拥有较强的融资能力,主营业务比较稳定,资金充足,对于投资回报期较长的旅游标的资金压力较小。

国资旅游公司纷纷改革

纵观西藏旅游“保壳”之路,新奥集团入股成为其扭亏的重要转折点。2018年5月,被“ST”后的西藏旅游遇到了新奥集团主席王玉锁,后者通过股权收购整体接盘上市公司,并成为西藏旅游的实际控制人。彼时,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王玉锁看中的是西藏旅游的壳资源,但从后续发展来看,新奥集团并未将旗下燃气业务注入到上市公司体系。

随后,正式入主的新奥集团,迅速质押股份使其获得6.5亿元贷款,缓解西藏旅游流动资金紧张的问题,并为其保住上市公司地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西藏旅游拥抱民间资本后,丽江旅游(002033.SZ)、曲江文旅(600706.SH)等旅游公司也纷纷效仿。其中,丽江旅游实控人变更为华邦健康(002004.SZ),华侨城西部投资拟对曲江文投(曲江文旅控股股东)进行113.58亿元增资。

“传统景区上市公司业务普遍疲软,面临改革,而资本方的强势入主为其解决了最基本的资金问题。”张金山告诉财联社记者。

同时,在国家大力实施景区门票降价的行业背景下,西藏旅游、丽江旅游等依靠门票、索道收入的传统旅游企业营收压力不断增加,新奥集团等民营企业的资金优势或将解决这些公司的原有困局。

周鸣岐认为,西藏旅游是此次国有景区改革中比较典型的例子,民间资本的进入激活了丰富的自然资源,但无论是新奥集团还是华邦健康都并非旅游产业从业者,只依靠资金支持恐无法持续。

本文标题: 压缩成本实现扭亏 今年“摘帽”的西藏旅游能否破局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ztdhsc.com/finance/724578.html

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

  •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  • 微信扫一扫赞助
  •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
    声明:凡注明"本站原创"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安溪新闻网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。
    丹麦担保债券利率跌跌不休 为欧洲其他市场敲响警钟香飘飘上半年扭亏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股价大挫近8%
    Top